晨chen|˄·͈༝·͈˄₎.。oO

朱一龙宝贝出来挨亲!

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下)




罗浮生本想早些睡觉,但内心很兴奋,难以入睡,爬起来开了瓶啤酒。




很快,一瓶啤酒见底了,罗浮生又开了一瓶。





他不是喜欢喝酒,他心里就想着酒壮怂人胆,喝多点酒去和沈巍告白。





直到他整个人沾了酒气,有些发晕,才不继续喝。他拿出名片,小心翼翼的给沈巍打过去。





“你好。”沈巍的声音让罗浮生浑身发热,也可能有酒精的作用。





“沈巍,是我。”罗浮生虽然语气平静,但还是没有完全压制住开心的语气。





“浮生?你怎么了?脚疼吗?”沈巍有些着急。





“我没…没怎么,就是脚崴的地方火辣辣的疼。”罗浮生本来想说我没事,但他一想到这个电话的目的就三百六十度旋转。





“那你等等,我过去看看。”沈巍没等他回答就挂了电话,拿起放在椅子上的西装外套就出了门。





罗浮生得逞的笑笑。





沈巍也很迅速,一会儿就到了。






罗浮生一打开门看见沈巍就往沈巍怀里倒。





沈巍连忙扶住他,把门关上。刚关上门,罗浮生温热的嘴唇就贴上了沈巍有些凉的唇。





沈巍被罗浮生的举动愣着,脑子里一瓶空白。





接着罗浮生身上一股酒气扑鼻而来。





“你喝酒了?”沈巍气息不太平稳。





“嗯。”罗浮生紧紧抱着沈巍,沈巍也没有拒绝。





“沈巍,我喜欢你,一见钟情那种。”





沈巍没有说话。





“我说我喜欢你。”





“我也是。”沈巍把人往床上摁。





罗浮生嘴角一挑:“你要我吗?”






沈巍给他盖好被子,去到了杯水,然后看了看罗浮生崴了的脚。






“巍巍~”






“你快睡吧,以后不许喝酒。”






“唔。”罗浮生打了个哈欠,心满意足的睡着了。





沈巍是个标准的居家好男友,他把罗浮生的房间简单的打扫了一遍,然后亲了亲他额头,才离去。
















好了没有了,晚安!巍巍和浮生都睡了!













好多好多叫十六的,我取这个是因为哥哥生日,但称呼我嘛,还是用自己的好啦,于是我改名了,。


今天或者明天会更新,明天我要去旅游啦~

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上)

 

瞎写写~



东江这块地,几乎每个人都要给罗浮生交保护费,所谓保护费,也就是玩玩,一毛一个人,一年交一次。


生煎铺的老板正在做生煎,不经意看了眼墙上挂的日历。


“哟,明儿是元旦,二当家的要收费了。”


果不其然,元旦那天,一早的罗浮生骑着它的小黑哄哄哄的绕东江镇转了一圈。


他的转到最后一个点时,后座放满了。


放了有李大娘给的汤圆,牛大叔的生煎,仰慕他的小弟给的棒棒糖……


“嘿,你新来的?”罗浮生看见一个穿着西装,长得好看的人走过。


沈巍闻声回头,确认了周围就他和自己。


“什么新来的?”


罗浮生想着会会这个人,把头盔摘了,下了车。


“刚来东江?”


“嗯。”沈巍点点头。


“你知道我是谁吗?”罗浮生得意的扬起小脑袋。


沈巍摇摇头。


罗浮生失望的撅了撅嘴,“我东江小霸王!洪家二当家!”


沈巍看着这可爱的小孩罗浮生笑了,“嗯,来之前有所耳闻。”


“那你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沈巍皱皱眉,“是要我给你节日祝福吗?”


“保护费啊!”


“你保护我?”沈巍笑着。


“对啊,你说,你一读书人,手无寸铁之力,我一干百咧。”


“我觉得你对我有些误解。”


“管你什么误解,在龙城大学里可不就是读书人嘛?”


罗浮生显然理解错意思。


“不,我也可以一干百。”


沈巍不是连一毛钱都没有的人,他纯粹觉得这人有趣。


“行啊你,你叫什么名字,下次单挑啊!”


“沈巍。”


沈巍说完转身就走。


“诶,明天中午码头见!”罗浮生心想要把这人打趴。


沈巍听见了。


第二日中午,他们如约到码头。


两人打着打着,突然枪声响起。


罗浮生被沈巍压在墙上。


“别动,另一头有人拿枪。”沈巍低声说道。


温热的气息吐在罗浮生耳边,久久不散。


罗浮生脸微微泛红,呼吸都变快了。


两人胸膛无意的触碰一下。


沈巍也开始呼吸变快。


过了一阵,罗浮生还在懵逼状况时,沈巍放开他,努力调整呼吸。


“他们走远了。”


罗浮生这才反应过来,“嗯。”


“还打吗?”再打下去,沈巍可能真的会把罗浮生打伤,如果罗浮生是肯定回答,那他决定认输。


“不打了,平手。”罗浮生知道,他的心被蛊惑了。


“吃饭了吗?”


“还没有,你呢?”


“走吧。”沈巍笑了一下,转身走出码头。


罗浮生就这么乖乖的跟上去。


等他坐在餐桌上,沈巍问他吃什么他才清醒。


然后默默在心里骂自己一句没出息,被美色迷惑了。


“啊?我……我都行。”罗浮生说完捂着脸把头趴下去。


“生煎包和汤圆,谢谢。”沈巍瞧着那人确实可爱。


因为汤圆点的人多,所以先上了。


“小霸王,吃汤圆吗?”沈巍的手不受控制的去摸摸罗浮生的脑袋。


刚碰到他棕色的头发,罗浮生就抬起脸来了。


指尖触碰到了罗浮生的脸。


温度莫名很烫手。


“吃。”罗浮生咂咂嘴,他饿了。


“你知道汤圆什么寓意吗?”


“这也有寓意?”


“嗯,团团圆圆。”


罗浮生想起了他父亲,眼眶有点红。


压着自己的想哭的冲动,慢慢的说:“我……我父亲在我小时候就去世了,我母亲因为我难产死了……他们都不在了,团圆不了了。”


沈巍听了有点心疼他,见他碗里的汤圆要见底了便把自己还没吃的给他。


“你怎么不吃呀?”


“我不爱吃甜的。”


“那谢谢你了。”罗浮生咧着牙对他笑,狼吞虎咽的吃。


沈巍:好可爱,好喜欢。


生煎包罗浮生吃了两个便去结账然后拉着沈巍走了。


“去哪?不吃了?”


“不好吃,带你去吃正宗的!”罗浮生戴上头盔,把沈巍拽到后座上,踩踩油门猛的加速。


沈巍很少做这种车,罗浮生开的太快让他不禁拽着罗浮生衣角。


罗浮生看看后视镜舔了舔后槽牙笑了。


“老板,两份牛记生煎!”


“好咧,二当家这就给您拿。”


罗浮生接过生煎,递给沈巍:“这是正宗的,特别好吃,趁热吃,凉了不好吃。”


“谢谢。”


沈巍拿出手帕给罗浮生擦掉嘴角的油。


“别吃那么急,慢慢吃。”


“好吃嘛。”


“其实我也团圆不了,我父母双亡,弟弟走失了。”


“你也挺不容易啊,看来物以类聚是有道理的。”


“用错了,是人以群分。”


“反正今后你就是我罗浮生的朋友了。”


“好。”


罗浮生准备去买啤酒庆祝一下,结果崴了脚。


“嘶……”


沈巍扶着他坐下:“你在这坐着别动,我去附近给你买药油擦擦。”


“嗯。”


沈巍拿着药油倒在手心,撩起他的裤脚便发现有许多旧伤疤。


沈巍一遍给他揉着一边问:“你每天就是打打杀杀的吗?疼吗?”


“不疼,在你眼里我就是个莽夫吧。”


“不是,你很可爱。”


“我父亲去世后,义父收养了我,但是他对我从来没有亲人的感情,我只能和别人打架帮他争码头来留在洪帮。”罗浮生心里难受,委屈。


“未来有无限可能,不要放弃。”


“嗯。”


“你家在哪?”


罗浮生一听不得了,心里想着那些东西。


“那个……我们这关系太快了点,我们才认识两天……在缓缓……”


“你再说什么?你脚崴了我不放心,我送你回家。”


“哦,在美高美!”


写着美高美三个大字的建筑里边灯红酒绿。


“?”沈巍一脸问号。


“楼上……”罗浮生尬笑。


罗浮生房间的地上还摆了有酒瓶。


“谢谢你,沈巍。”


“不用谢,还有,以后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


“你……你是第一个这么关心我的人。”


“你先休息,不要乱动,有事打我电话。”沈巍递给他一个名片。


“好,拜拜。”


“嗯,”


分开后的两人不得了了。


满脑子对方。


尤其是罗浮生。


沈巍都说了别乱动,他还用枕头捂着脸在床上打滚。

我发现巍勤也好磕,我可能要亲手拆了我最爱的巍生哈哈哈

沈教授,这锅来一个吗?


(粉丝福利,巍豆)



又是美好的一天,龙城大学的学生的学期接近尾声,再过几个星期就要放暑假了,这时候许多学生开始某路赚钱,冯豆子也不意外。


夏日炎炎,太阳特别毒,晒的人直流汗。


“诶,同学,超级好锅买一个吗?不会炒菜也能炒的麻麻香!”冯豆子在阳光底下一遍擦汗一边卖锅。


沈巍刚好下班路过,就给他拦住了。


“沈教授,居家好男人必备好锅,帅哥配好锅,媳妇吃一锅!铁打的质量,流水的广告,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心动不如行动!来一个吗!”


沈巍笑笑,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他。


“啊?”冯豆子蒙了。


“擦擦汗吧。”


“谢谢老师,锅来一个吗!”冯豆子接过纸巾,抽出一直边擦边说,“老师不会炒菜没关系,可以买给老婆!好锅不溅油,保证无异味,还轻,您看!”


“我单身。”


“没关系的老师,这年头男人不会做饭找不到另一半,买锅我送您炒菜教程,堪比新东方!”


“你为什么要卖锅?”校园里卖小玩意的特别多,像他这种,真是少见中的少见。


“为了养胖我的钱包!”


“你叫什么名?”


“我是09营销的冯豆子!这是我的名片,老师现在不想买没关系,想买的时候打这个电话,我立马给您送来!”冯豆子给的名片上还画上了一个豆子,沈巍第一次见如此有趣的名片,他一抬头对上了冯豆子灿烂的笑容。


“好。”沈巍盯着那颗豆子微笑着。


沈巍心里念着,冯豆子,想着,是个可爱的名字。


冯豆子收摊的时候,手上的动作一顿。


他突然反应过来,那个接了他名片的老师,是全校最帅的名人,不过很难碰见。


他想,我去,太幸运了吧!


回了寝室,他把衣服脱了准备洗澡,手往口袋一摸,拿出了那包纸巾。


纸巾有一股淡淡的茶味,很好闻。


冯豆子把纸巾对着鼻子猛吸一口气,心想,当时怎么没有注意那么好闻。


等他洗好澡,他的室友也回来了。


“诶豆子,我和你说,我女朋友和我分手了。”


“为什么?不会是你女朋友爱上别的男人了吧哈哈哈哈”


“嗯,她说她喜欢沈巍,我和沈巍差太多!呜呜呜!”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冯豆子打开校园贴吧,搜索沈巍。


看了几张他的照片,就过了一小时。


冯豆子越看越喜欢,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真好看一帅哥。


于是冯豆子每天都在等沈巍给他打电话买锅。


想着想着冯豆子电话响了,冯豆子一看,这号码不对劲。


他很快转念一想,万一是找我代言锅的呢!


他接通了电话,那头响起帅哥的声音。


“喂,你好,是冯豆子同学吗?”


冯豆子一听就知道是沈巍。


“沈老师,是我!”声音激动的不得了。


“你卖的……”


“锅!您家在哪,我给您送过去。”冯豆子接过沈巍的话,表面上是送锅,内心是想着去他家看看。


沈巍心想,小鱼儿上钩了。


晚上,沈巍家的门被人敲响。


沈巍打开门看见冯豆子提着一个锅。


“沈老师晚上好!”


“晚上好,辛苦了。”沈巍笑着。


“不辛苦不辛苦。”


冯豆子进了门,连忙去了厨房,他怕他的小心思被人看穿。


他一边介绍着锅一边偷偷观察沈巍和他的家。


沈巍的家不算大,但装修风格很别致,古色古香,绕有君子之风又显得富有。


“你吃饭了吗?”沈巍问冯豆子。


“还没。”冯豆子挠挠头。


“要不在我家吃吧?”


“好啊。”冯豆子一答应,沈巍就走进厨房开始做饭。


“沈教授我也会做饭,我可以帮您。”


“好。”


冯豆子洗着菜,眼睛却看着沈巍。


沈巍把电视打开,里面的人物在唱着歌。


“老师喜欢听歌吗?”冯豆子好奇的问。


“还好。”沈巍看着冯豆子。


冯豆子系上了围裙,一手拿着铲子,另一手倒着油,“我来炒菜吧。”


“好。”


之后两人都没有说话,厨房里只有滋啦滋啦的声音,冯豆子觉得有些尴尬。


“要不老师我唱首歌给您听,我姐说我唱歌可好听了,也不知道真假。”


“好啊。”


“管他头疼不头疼,反正只要努力我就觉得光荣……”


沈巍被他逗笑了,心想,冯豆子挺可爱的。


“献丑了哈哈哈。”冯豆子也傻笑起来,“老师你笑起来更好看了。”


“你笑起来也更可爱了。”


吃完饭后,沈巍留冯豆子和他一起看电影。


电影里有个片段是两个孩子根据对方的名字来告诉对方自己心里的感受。


冯豆子对此很感兴趣。


“沈教授,你的名字,沈巍,我觉得很大气方刚,一听就是个帅哥,还是那种书香门第气质的。”


“你的名字我觉得特别可爱,就像你。”


冯豆子卖锅把脸皮都变厚了,可这下他脸红了。


“下次记得在树荫下,夏天太阳大,带好水,不要中暑了。”


“哦哦好。”冯豆子还是懵逼状态。


沈巍见他这可爱的反应低头笑了一下。












巍豆是什么神奇cp。


太神奇了!









护妻使者「15」结局

15.有情人终成眷属




程慕生二十岁生日那天,他自己做了大餐。





“生日快乐,小慕生!”沈面是第一个对程慕生说生日快乐的人。





“谢谢小面团。”





“我比你大好不好。”





“小时候你不是追着我叫大哥吗?”





“诶那都是小时候!”





程慕生把蛋糕推了出来,罗浮生,沈巍和沈面开始给他唱生日歌。





程慕生闭着眼,许愿,微弱的,暖暖的蜡烛光,打在他脸上。





‘好看。’沈面心想。





生日歌唱完,程慕生睁开眼把蜡烛吹灭。





“小慕生许了什么愿?”沈面好奇的问。





“我也好奇。”罗浮生也凑前问。





“希望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程慕生说完看着沈面。





沈面听了,心想,喜欢……我好像喜欢上慕生了。





“咦噢,你喜欢谁,你告诉我,哥帮你把把。”情话小王子罗浮生露出一个色色的眼神。





但他立马感到背后炽热的目光——沈巍的。





“小面团你好奇吗?”





“嗯。”





程慕生勾勾手指头,示意沈面靠近。





沈面照做了。





程慕生侧脸对沈面说,“沈面。”





两人靠的很久,稍微再近一点就亲了。





沈面一听邪魅一笑:“好巧啊小肉团,我也喜欢你。”




“我的愿望实现了。”程慕生牵起沈面的手。





罗浮生眯着眼转身去看沈巍,朝着沈巍挤眼。





沈巍面无表情,但他心里一惊。





“沈老师没有什么表示?”罗浮生走近,把沈巍推前。





沈巍看着程慕生和沈面牵着的手,眯了眯眼,一把抓起罗浮生的手腕把他往墙上按。





“听着,你要的表示。”沈巍喘了口气,不急不慢说,“我愿意一直陪着罗浮生。”




罗浮生舔舔后槽牙,往沈巍唇上快速亲了一口。




“我喜欢你,巍哥哥~”






————正文完————






慕面不太会写,请见谅!

护妻使者「14」

14.




在迟瑞对着罗勤耕说了二十年情话和他角罗浮生学武下,罗浮生在他年仅十九岁就已经是东江小霸王和情话高手了。




沈巍二十五岁,是个实习老师,智勇双全。




沈面也二十五岁,他会传销?不,他是销售能手,有一徒弟——冯豆子,赚了一兜金。




程慕生十八岁,跟着他母亲学厨,煮的一手好菜,特别是沈面喜欢的菜煮的特别好吃。




今天是暑假后第一天上学,罗浮生又难过又开心,难过是因为每日要在教室里如坐针毯,开心是沈巍明天可以送他上学放学,还是他的老师。




“沈老师早啊!”罗浮生昨夜被复杂的感情导致失眠,一早便坐在摩托上等沈巍。




“怎么不叫巍哥哥?”这还未到学校,只是在家门口,沈巍有些好笑。




“提早适应一下我的学习状态。”罗浮生说完拍拍后座,示意沈巍坐。




“我开车去。”




“别啊沈老师。”罗浮生赶紧从车上下来,去堵沈巍。




“两个选择,一,你自己开摩托去,然后回家被罗叔叔数落,二,坐我车去,但是不许打扰我开车。”沈巍打开了车门,干净利落的上了车。




罗浮生连忙到副驾驶位置,坐下。




程慕生刚入学,沈面昨夜还信誓旦旦的说要送他去学校。




结果,程慕生出门等了他好些时候。




“喂,小面团,你怎么还在睡觉?”程慕生怕迟到,于是不再等,直接进迟府找他,结果刚推开门,就看到沈面趴在床上呼呼大睡。




“嗯?小慕生?”沈面揉揉眼睛,看着面前就要生气的人,连忙坐起。




程慕生头也不回的走了,准备自己去。




“小慕生对不起啊,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沈面果不其然,一分钟就好了。




程慕生也乖乖的在楼下等。




“小慕生,阿面哥给你顺了一兜糖,吃吧。”沈面打算拿一兜糖果哄程慕生。




“早上不吃糖。”程慕生冷漠的说。




谁料沈面直接抱住他,“小慕生,不要生气好不好,等你放学,我带你去烫头发!烫洋人那种!”




烫头发……




还洋人那种……




程慕生一时没憋住笑出了声,“我不要。”




“那你不生气就不烫。”




“不生气了,小面团,我觉得我要迟到了。”




“我的摩托不比小浮生的慢。”沈面邪魅一笑,油门踩到底。




人群中闪过一个黑影。




只能看清一缕缕飘逸的白发。




和两个人影。




等到了学校,罗浮生就开始不正经了。




“巍哥哥~”罗浮生要进教室,在门口朝沈巍抛“媚眼”。




沈巍心猛的一跳,深吸一口气,“怎么了?”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沈巍赠我情。”




“……”沈巍盯着眼前的人。




罗浮生对视他的眼神,发现自己撑不住,“哈哈那啥,沈老师生物课见。”说完便快速走到座位,拿书盖住自己脑袋。




其实罗浮生还是心动的,埋在书下的脑袋想:沈老师真好看,眼睫毛真长,嘴巴……




他想到这里猛的抬头,书掉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




他清醒了,心想:我为什么会想这些!!!




但也掩饰不下耳朵的红。




沈巍来到办公室,刚关上门,便把手放在心脏处。




他心脏莫名跳的厉害。




程慕生刚进课室,老师便在身后接着进。




他心里不由得说:差点被罚,小面团你等着我。




此时和冯豆子一块讨论推销学术的沈面打了个喷嚏。




冯豆子见状笑了,“沈面哥,是不是有人在想你?”




“不知……是啊!”沈面脑子里浮现出程慕生。




其实是在骂你。




罗勤耕这日起的晚,原因只有迟瑞知道。




迟瑞见人醒了,连忙把早餐递上,一口口的喂。




“允卿,现在乡下有许多拖拉机。”




罗勤耕被他这句话弄得莫名其妙,“嗯?”




“我对你的爱,就像拖拉机上山一样,轰轰烈烈。”




罗勤耕差点一口喷他脸上,“阿瑞,你都老了,还说这些。”




“老吗?只不过是孩子长大了。”迟瑞把罗勤耕喝完粥的碗放在桌上,拿起一旁的镜子,“允卿你看,我还挺英俊的,你也挺美的。”




岁月饶人,只不过给他们加了几道浅浅的皱纹,容颜并不老,还是年少的模样。




“嗯,孩子们都走了?”




“我刚起的时候看见他们刚走。”迟瑞将人扶起。




“你扶我做什么,我又没病。”




“我把你视如珍宝,你是个易碎品,还好经历多了,你身子好了许多。”




罗勤耕脸开始发烫,泛红,“净说荤话。”




“反正只说给允卿。”迟瑞一脸坏笑。














太难了太难了,三对cp!


写出ooc求见谅。


粉丝福利那一条,不管你的cp多冷,只要你加上梗,我抽到都写!


所以只留了cp的小可爱回去留个梗啦~

一百多粉丝了!!搞个福利吧,评论点梗,你们留~如果这条凉了,我就······没怎样,我相信你们哈哈

点cp加梗!

然后我21号抽+写~

以为自己没更新打开老福特准备写文,突然想起,今天哦不昨天已经更新了……果然我已经习惯深夜发文😂

护妻使者「13」

13.




两年过去,罗浮生两岁了,程慕生一岁了,把他们放在一起总是罗浮生吚吚呜呜的,程慕生就比较安静。但是罗浮生和沈巍待在一起,就比较收敛,程慕生和沈面待在一起就比较话多(较罗浮生来说)。




“啊~”罗浮生扯着沈巍的衣角,在叫他。




“巍哥哥。”沈巍温柔的教着。




“巍锅锅~”罗浮生学的还算快,就是发音不标准。




“罗浮生。”




“挪福森!”罗浮生听见自己的名字,大声的喊着。




沈巍被他逗笑了。




这时传来迟瑞的声音,“小巍,你把阿福带出来,程先生来了,一齐出来玩罢。”




“好。”沈巍抱起罗浮生,往客厅走,一路上罗浮生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沈巍笑,手还抱住沈巍的头,脑袋蹭着。




“浮生,放开手,哥哥看不见路了。”沈巍摸摸罗浮生毛茸茸的脑袋。




罗浮生乖乖的放开了手,但眼神还是盯着他。




罗浮生学得快,跑的很稳,沈巍一把他放到地下,他就拉着沈巍的手跑到罗勤耕旁边喊爹爹。




罗勤耕笑笑,把罗浮生抱起,但是罗浮生的手还紧紧的拉着沈巍。




“阿福这么喜欢哥哥?”一旁的迟瑞打趣着。




“昂。”罗浮生不会说喜欢。




“你喜欢爹爹还是我?”迟瑞来劲了。




罗勤耕给了他个眼神——不要问孩子这些问题。




迟瑞接受到了,怂了,怕夫人生气,还未等罗浮生开口就自圆其说。




“父亲知道你肯定两个都喜欢!”迟瑞笑嘻嘻的去搂罗勤耕的腰。




“不,啊(爱)爹爹!”罗浮生另一只没牵沈巍的手去打迟瑞。




罗勤耕笑了,转头看着迟瑞,“叫你平时抢阿福玩具。”




“我小时候都没有这些,新奇嘛。”




“那巍哥哥带你去和面哥哥还有慕生弟弟玩好嘛?”罗勤耕捏捏罗浮生的小脸蛋。




“好!”罗浮生没等罗勤耕把他放下来,自己挣扎着。




“浮生,这样危险。”沈巍怕罗勤耕没抱稳,一个不小心罗浮生就掉下来了。




罗浮生听见后乖乖收了动作。




沈面和程慕生玩的可开心了。




沈面把拨浪鼓放在程慕生面前晃着,惹得程慕生嘎嘎大笑,沈面自己也笑的开心。




“巍~抱!”罗浮生并不是不喜欢走路,他只是喜欢沈巍抱他。




沈面听见了,也想教程慕生说话。




“小肉团,说面哥哥。”




程慕生没理沈面,一直看着玩具。




“说,沈面?”沈面说完心里不敢确认程慕生会不会说,于是语气变得委婉。




“哇呀。”程慕生还没到年龄学说话,只会吚啊哇哇的。




“算了算了,看你那么可爱,阿面哥给你摘朵花。”沈面把拨浪鼓放在程慕生旁边,给他摘了朵茉莉花。




沈面拿着茉莉花,“深情”的看着程慕生,好吧,其实是有所谋划的看着程慕生。




“小肉团,河流,不能抵挡大海的吸引……”




程慕生把头偏过去,不理沈面。




“你认我做大哥,以后我带你好吃好喝!”




“呜啊!”程慕生突然哭了。




“小肉团,不要哭,那你做我大哥,不哭啊……”沈面束手无策。




“啊。”程慕生收了哭声,应了沈面一声。




“……”




程先生走了后,迟瑞便去了军局。




走的时候罗勤耕站在门口,心里十分不舍,看着那人远去的背影。




沈面过去拉拉罗勤耕的手,“叔叔心里是不是很不舍,我懂这种感觉。”




罗勤耕本来还是有些伤感的,听见沈面这句话笑了出来,“小面,你怎么懂?你还小呢。”




“不是的,叔叔,我知道懂,你舍不得迟叔叔就像我舍不得小肉团一样。”




“小肉团?”




“是程慕生那个小娃娃!”




“明日你去上学便可问先生他怎么样啦。”罗勤耕安慰着沈面。




“叔叔,我觉得小肉团长得可爱,小浮生也是,但我每次同哥哥和他玩,他总是粘着哥哥,不搭理我……”沈面突然变得委屈巴巴。




“阿福不搭理你?”罗勤耕心里一惊。




“我上次去上学前,小浮生还给我玩他的玩具,放学了我和哥哥牵着手回家,小浮生看见就跑过来把我们的手拉开,一直不理我。”




罗勤耕好像发现了什么。




“阿福可能闹脾气呢,程先生拿了些她夫人做的糕点给我们尝尝,进去吃吧。”




“好哒!”沈面听见糕点马上笑了。











写着写着我变妈粉了??????


允卿我爱你,迟瑞你先等等,我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