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chen|˄·͈༝·͈˄₎.。oO

朱一龙宝贝出来挨亲!

护妻使者「11」

11.


罗勤耕在中午生产了,很顺利,没有意外,但是生产过程中迟瑞很紧张,整个人冒冷汗,沈面就给他拿帕子擦汗,沈巍端水给他喝。


“小巍小面你们真懂事。”迟瑞心里还挺欣慰的。


“迟叔叔,罗叔叔一定没事的。”沈巍安慰着迟瑞。


“嗯,小巍,我听你罗叔叔喊疼我心里难受。”


“不难受不难受,罗叔叔也不难受。”沈面这个小机灵鬼,做了个鬼脸。


迟瑞看着沈面的鬼脸心里说着:这小鬼。然后笑了。


“迟少爷,恭喜啊,是个小少爷!”产婆把沾着血,皱巴巴的小团子用毛巾抱着,抱给迟瑞看。


“谢谢李婆了。”迟瑞眼睛一直看着门里。


“少爷,可以进来了。”大蓉在里面喊着。


产婆抱着小婴儿去洗净身上的血,但院里的丫鬟都在照顾夫人,她临时找不到帮手,小婴儿又哭的凶,就在原地焦急。


“李婆是需要帮手吗?是的话我来吧。”沈巍看着那个小团子哭的厉害,想上前哄一哄。


“好,那快些随我去,要不然小少爷着凉了。”产婆赶紧走到浴室。


沈巍本来想把沈面拉上,却不知道他去哪里了,也没时间了,便顿了顿跟着产婆去。


小团子洗净之后有一股奶味,沈巍凑近去看,小团子哭声越来越小,小手在空中抓了两个睡着了。


沈巍看着觉得可爱,笑了笑。


“允卿,还疼吗?”迟瑞用热水给他擦身。


“还有一些,都是血,很可怕吧。”罗勤耕心里想着那人瞧着这幅样子,定不敢向前,可是实际没有,他有些感动,这一笑,眼睛眯了一下,眼泪就流了出来。


“没有,允卿别多想。”迟瑞瞧见那人哭了,更加心疼,“你什么样我都喜欢。”


“我困了,想歇会。”罗勤耕用尽了全身的力,累着。


“嗯,睡吧,我在旁边守着。”


罗勤耕很喜欢这种安全感,很快就睡着了。


罗勤耕睡了很久,迟瑞守了很久。


沈面从学园回来之后,劝了迟瑞很久,让迟瑞去吃饭再回来守着,迟瑞一直没有答应。


第二日早上,罗勤耕才醒来。


他睁眼,看见迟瑞坐着床边,手臂叠着放在床沿,头枕着。


罗勤耕有些力了,用手指去描绘他的好看的眉眼。


描着描着,迟瑞醒了。


“阿瑞。”罗勤耕整个人看起来软绵绵的,“早上好。”


罗勤耕说完对迟瑞笑着。


迟瑞亲了一下罗勤耕,“早上好,饿吗?”


“没胃口。”


“那我把阿福抱给你看看?”


“好。”


因为迟瑞昨天到现在一直守着罗勤耕,罗浮生自然给了沈巍照看。


罗浮生还算乖,在奶妈那吃饱了之后一直再睡觉。


中间偶尔会哭两声,沈巍连忙轻轻的拍拍他的背,“乖呀,不要吵到大家啦。”


罗浮生就会停下。


“好听话的小团子呀。”沈巍很是喜欢这个小肉团。


闭着眼的罗浮生像是听懂了,晃晃自己的小拳头。


迟瑞问了丫鬟阿福在哪儿,说是在沈巍房里。


沈巍的门没关,迟瑞看见罗浮生躺着沈巍床上,沈巍蜷在一角。


沈面就在自己的床上摆成一个“大”,被子踢到了床下。


迟瑞给沈面把被子盖好,然后小心翼翼的抱起罗浮生,怕吵醒他们。


结果沈巍被吵醒了。


因为罗浮生哭了。


“呜哇!”迟瑞抱起罗浮生的一瞬间,罗浮生被吵醒了。


“阿福别哭。”迟瑞哄着罗浮生。


沈巍睁开眼,看见迟瑞,“迟叔叔早上好。”


罗浮生听见沈巍的声音,把哭声放小了。


“辛苦你了,昨天,我把他抱给你罗叔叔看看,还早,你继续睡吧。”


“好。”沈巍把留有罗浮生体温和奶味的被子盖好了,等迟瑞走了才睁眼。


他睡不着了。


于是他拿出学习用的毛笔和纸张,认认真真,一笔一画,一遍又一遍写了“浮生。”


罗勤耕老远就听见了罗浮生的哭声,奈何自己不能下床。


“允卿,阿福哭的好凶,是不是饿了?”迟瑞对小婴儿束手无措。


“我抱抱。”罗勤耕接过罗浮生,轻轻抚着他,“阿福不哭,爹爹在这。”


罗浮生哽咽了一下,用亮晶晶的小眼睛看着罗勤耕。


“是不是饿了?”迟瑞还执着着这个哭泣的原因。


“我……”罗勤耕虽然有奶水,但他不太会喂,怕姿势错了伤了罗浮生,又不敢去和奶妈学,毕竟他是一男子。


“我抱着他,然后就这样喂?”迟瑞只知道抱婴儿的正确姿势。


罗勤耕没有意见,慢慢把衣服拆开。


迟瑞咽了咽口水。


罗勤耕听了害羞,脸上泛红。


罗浮生确实饿了,大口大口的的吮吸奶水,这种感觉,让罗勤耕身子颤了颤。


罗浮生吃饱了,便又睡着了。


“允卿,我去冲个澡,待会我去厨房给你端早餐。”


“嗯。”罗勤耕把罗浮生抱在怀里,细细的看,什么都看不出,但皮肤还是白嫩的。


迟瑞冲了个凉水澡,冲了好久,才灭掉心里的火。


学园今天上午不用上学,等到下午,沈面缠着教室先生,“先生,我罗叔叔昨日中午生了!”


“那现在他情况好吗?”


“都好!”


“我的夫人昨晚发现她也有小婴儿了。”


“哇,好孕连连!”


“好运连连。”


沈面搭完话去找哥哥。


沈巍再认真看书,沈面求了好久,沈巍才同意和他去后院摘果子。


这个时节,已经入秋了,哪有什么果子,遍地是被风吹落的枯叶。


一阵凉风挂过沈面打了个喷嚏。


“面面,快回去,待会感冒了,给叔叔添麻烦。”沈巍把自己的褂子给沈面穿上。


沈面嫌褂子麻烦,把褂子放在家里,不穿出来,沈巍一个眼神,他就老实了。


“阿瑞,天凉了,你穿多些。”迟瑞正在把屋子里的火炉点上,好让屋子更暖和些。迟瑞警局,纺织厂,家里,三边跑,浑身是汗,热的慌。


“好。”迟瑞拿衣袖擦擦自己额头的汗水。


“这么快点上炉子,冬还未到呢。”


“秋风萧瑟,还未满月,回落病根的。”


“辛苦了,阿瑞。”罗勤耕这声阿瑞让迟瑞脑子突然变得空白。


迟瑞起身,来到床边,抱着罗勤耕。


“允卿,你现在香香的。”说完迟瑞像个孩子一样把头埋在罗勤耕的颈窝里蹭。


“痒,阿瑞,别弄了。”罗勤耕被他蹭的发笑。


“改日我接奶奶来看看你和她的曾孙子,你要好好养身子,要不然她要数落我了。”


“好。”



















程慕生出现了!


注意到没有!


他还是挺卑微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7)

热度(51)